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分析
桂阳法院:单方交通事故民事赔偿主体和责任划分
——车辆借用、好意搭乘、未年检保赔
作者:曹雅静 刘艳华  发布时间:2016-04-07 13:46:28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何某预借两辆车用于朋友结婚,联系好以后,于2014年12月27日,叫上廖某一起去取车。傍晚,何某驾驶借得的一辆车返回。晚上约10点,廖某取得另一辆车,之后驾驶该宝马轿车去歌厅唱歌,去吃夜宵,直到次日凌晨,廖某才驾驶该车从桂阳县驶往郴州市,车内搭乘三人。凌晨2时10分许,途经桂阳县正和镇极乐村路段左转弯时,由于车速过快、操作失误,车辆与道路右侧护栏和路灯杆相撞,致铁皮护栏插入轿车内,造成道路设施损坏、车辆损毁,司机和后排一乘客受伤,副驾驶座位乘客和后排一乘客当场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对司机廖某的血样酒精含量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血液酒精含量为小于5mg/100ml,属于正常驾驶;对事故车辆安全性能和行驶速度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该车事故发生时转向系、制动系、灯光系、行驶系的安全性能均合格,行驶速度约为106km/h-108km/h。交警队认为,司机廖某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三位搭乘人员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廖某交纳了8万元到交警队。

  【判决结果】

  被告保险公司在车上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保险金20 000元,被告廖某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664 462.5元,被告何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一、关于本案事故责任主体,涉及三个法律关系,即肇事车辆未年检车主与车辆管理人的责任问题、车辆借用人与驾驶人的法律关系问题、车辆驾驶人与搭乘人的法律关系问题

  1、车辆所有人和车辆管理人

车辆所有人和管理人的责任问题,我国适用过错原则,对于过错的认定,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进行了规定,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才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 (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我国设立机动车强制检测的目的是保证通行机动车质量符合安全技术要求,防止存在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通行对他人造成损害。事故发生后,交警队委托鉴定,证实事故发生时事故车辆安全性能均合格,说明交通事故的发生与车辆是否存在缺陷无因果关系。本案被告车辆所有人周某指示车辆管理人黄某将车借给具有驾驶资质的被告何某,何某要黄某将车辆交给有驾驶资质的被告廖某,黄某交付车辆时,廖某没有喝酒,说明周某、黄某已尽到“一般管理人”的注意义务,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车辆借用人和车辆驾驶人

  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向雇主提供劳务,雇主支付相应报酬而形成双务性质的权利义务法律关系;帮工关系是指帮工人为了被帮工人的利益,自愿、无偿提供帮助和协助工作而形成的关系。帮工责任与雇主责任的区别在于,帮工具有自愿、无偿性,而雇佣关系是双务、有偿的。本案中,被告何某与被告廖某没有亲戚关系,但平时廖某都称何某为“勇哥”或者“老板”,说明双方系较为亲密的朋友,廖某受何某的指示帮助开车,故何某是否给付了廖某相应报酬,是认定双方系雇佣关系还是帮工关系的关键。本案没有证据证实廖某提供劳务的有偿性,故法院认定借用人何某与驾驶人廖某之间构成无偿帮工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廖某在帮工活动中虽然善意搭乘他人,但无行车路线不合理,或超载等违法行为,不宜认定为超出帮工范围。廖某致人损害,在交通事故中承担全部责任,有重大过失,应赔偿给他人造成的损失,原告方(后排死亡乘客家属)请求被帮工人何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予以支持。

  3、车辆驾驶人和车辆搭乘人

被告廖某受被告何某的指示取得车辆,在返回郴州市时,基于友情搭乘了三位乘客,属于“好意搭乘”,虽然出于善意,但不能因此降低驾驶人的基本安全保障义务,廖某在驾驶过程中没有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超速驾驶,造成严重交通事故,具有过错,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廖某承担本案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三位乘客无过错,不需要承担事故责任。

  二、关于保险车辆未年检发生事故后保险公司能否免责的问题

《道路交通管理条例》规定机动车必须按期限进行年检,未按时年检,交管部门可以依法作出处罚,即机动车未年检属一般性违法行为,应受到行政处罚。如果车辆安全技术检测符合国家标准,则事故的发生与车辆是否年检没有必然联系,保险公司不能因此免除保险责任。本案中,肇事车辆虽未能按规定期限年检,但事故发生后被鉴定安全性能均合格,被告保险公司对此并无异议,可以认定该车辆在事故发生前不存在安全隐患。本案事故发生原因是被告廖某操作不当造成的,而不是因涉案车辆未年检存在安全隐患问题导致。保险合同系格式条款,对于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保险公司应在承保时对该免责条款进行明确告知和特别提醒,保险公司提交的《投保单》不足以证明其已履行了明确告知义务,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综上,法院认为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

  三、原告方的损失计算

  1、死亡赔偿金680 312.5元。

  ①死亡赔偿金531 400元[26 570元(2014年湖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本案中另案死者(副驾驶座位死亡乘客)因死亡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故法院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本案死亡赔偿金;

  ②被抚养人生活费148 912.50元,其中被抚养人死者长子生活费67 687.5元[9025元(2014年湖南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5年÷2];被抚养人死者次子生活费81 225元[9025元(2014年湖南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8年÷2]。原告方要求赔偿被扶养人死者父母的生活费,因两人尚未达到我国法定退休年龄,故对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2、丧葬费24 262.50元[48 525元(2014年湖南职工年平均工资)÷2],原告请求赔偿24 150元,法院予以支持。

  3、精神损害抚慰金30 000元。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 000元,被告廖某系善意搭乘他人,并因此交通肇事已受到刑事处罚,故法院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30 000元。

  以上损失共计734 462.5元,鉴于事故车辆投保了车上人员险,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故保险公司应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方经济损失20 000元,扣除保险公司承担的20 000元,核减原告方在交警队领取的50 000元,原告方还有经济损失664 462.5元,被告廖某应予赔偿,被告何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来源:民一庭
责任编辑:曹雅静 刘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