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关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区域的几点思考
分享到:
作者:曹雅静  发布时间:2015-12-29 10:49:55 打印 字号: | |
  依然记得,在法学院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说法,但现实是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而且已经存在很久了,和新中国的法律一样久。

  在笔者所了解和接触的基层法院,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是比律师更频繁出现的地方,在县级的法院,甚至律师出庭是不那么常见的。当然,这个现象在改变。本科毕业和研究室毕业的法学院的学生,已经像15年前朱苏力期望的那样,陆续大批地进入基层法院,而有这种教育背景的律师来的更慢一些,但是绝不是没有。

  只是,笔者眼睛所见的,基层的法律服务工作依然是被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所垄断的,因为当事人更愿意选择口说方言的、觉得熟悉的、觉得更低价的、觉得信赖的法律服务。

  2013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58条明确规定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与律师一样,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2015年2月4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88条又规定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案件,除了应当向法院提交授权委托书、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基层法律服务所出具的介绍信以外,还应当提交当事人一方位于本辖区内的证明材料。这一规定也被解读为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只能代理“当事人一方位于本辖区内”的案件,这种解读无疑也受到很多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质疑。

  首先,这个规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1991年司法部的《乡镇法律服务业务工作细则》第二十四条第四项规定了“当事人一方位于本辖区内”这个条件,到2002年司法部的《关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不能代理当事人任何一方均不在本辖区内的民事经济行政诉讼案件的批复》,再到2015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88条,效力等级从部门规章到司法解释。这也表明了现行法律的规定的确是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只能代理“当事人一方位于本辖区内”的案件。

  其次,这样规定是否剥夺了公民按自身意志选择自己信得过的诉讼代理人之自由。法律规定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的条文是明示列举式的,并且没有兜底条款,“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这是新法的规定。与旧法相比,删除了 “经人民法院许可的其他公民”这一兜底条款。司法改革一直在强调专业性和职业性,笔者认为,法律的修改可以理解为是在帮助公民正确地选择更专业的、更有利于自己的诉讼代理人,而不是被剥夺了自由选择之权利。同时,这也是法律职业发展成熟的必然结果。

  最后,法律应不应该刻意限制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代理区域。从1990年司法部、财政部联合下发的《乡镇法律服务所财务管理办法》规定乡镇法律服务所“原则上实行自收自支、独立核算、专款专用”,到现在,律师事务所和法律服务所,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早已经是在市场自由竞争的个体参与者,他们提供法律服务供组要的当事人选择,笔者以为这种刻意规定是不必要的。这倒并不是因为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自己所强调的这个群体为中国的基层司法所作出的贡献,而是认为应该让市场自由选择这个群体的兴盛与消亡。市场自由选择的未来趋势一定是留下当事人认为更专业、更信赖、信价比合适的法律服务工作者,而这些可能需要更科学的行业管理,而不是代理区域限制。

  2014年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有这样一行字“建立激励法律服务人才跨区域流动机制,逐步解决基层和欠发达地区法律服务资源不足和高端人才匮乏问题”,笔者非常认同,律师也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也好,应该得到一个愿意流动就可以流动的环境。

  邹碧华提出过“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梦想,还有很多法律人也提过,这个词的概念里有法官、检察官、律师、法学家,没有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而我们也许都心知肚明,在法律职业发展足够成熟的时候,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这个群体会消失,而我们也在等待着这个群体的消失。这大概也是一个法治中国梦吧。
责任编辑:曹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