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刑事审判庭上一分钟里的三声哭
分享到:
作者:曹雅静  发布时间:2015-07-23 15:12:10 打印 字号: | |
  “休庭!”这时候庭外响起孩子的哭声,坐在法庭里的人听起来,声音格外洪亮。

  “请审判长允许我见见孩子。”被告人正要被法警带离法庭,听到哭声他回头,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对着话筒再次开口,声音哽咽,带着明显的哭腔。

  “同意,请法警安排见面。”这时候旁听席一位妇女从后排的座位走到的前排,被告人被法警带往法庭门口的方向,这位妇女出声,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尾音连带着一声压抑不住的哭声,她已经满脸的泪水。

  接着,大家都离开了法庭。

  这次开庭时间约两小时,庭审过程按部就班,使用本地方言,审判长、公诉人、被告人语气都很平和,音量不大,是一件很普通的刑事案件。

  被告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和非法拘禁罪被起诉,前者是因为一群朋友在酒吧庆祝生日与邻座的一群人发生冲突进而动起手来,后者是一群人开了三辆车去讨债不成进而把人抓到车上且当中有人携带了仿真枪和菜刀。

  这两件事,公诉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构成犯罪,同时,构成自首,认罪态度良好,且两次事件都是从犯,因为事情发生时被告人正好在现场对对方形成威慑作用,属于共同犯罪中的同案犯。法庭辩论的最后阶段,公诉人向被告人解释犯罪侵害的法益,即两件事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年轻人不干正经事,成群结队为了所谓的哥们义气,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不良影响,被老百姓所讨厌。

  从法庭审理情况来看,被告人一家都是遵纪守法的善良人,且家庭成员互相友爱,所以才会有休庭时祖孙三代落泪哭泣的一幕。教育与惩罚一样,是刑事审判的重要功能之一,只有让更多的人具备法律意识,了解法律常识,才是对犯罪最好的预防。

  这倒让人想起2011年高晓松的醉酒驾驶案,他本人坦然:“我在明知自己酒醉而且明知代驾在路上的情况下,自己驾车就是对自己的生命和对他人生命及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自我膨胀的表现。我感谢司法部门和大家对我的教育,•••对我的家人以及社会致以我最诚挚的歉意。”

  如果说理性司法还需要公众理性接受,那么,公众理性的培养不仅仅是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更有意义的是法律的教育和法治思维的培育。法治的进步,也不仅仅是立法和司法的完善,更在于你、我、他,我们每一个人知法、懂法、守法、用法的能力的进步。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曹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