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散落的颗颗珍珠
——写在任命助理审判员之际
分享到:
作者:曹雅静  发布时间:2015-01-05 09:17:15 打印 字号: | |
  2014年12月24日,天空是蓝色的,阳光明媚。

  事实上,好天气已经持续数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冬日。

  下午3点,院长召集我们九个开会,告诉我们在这个西方的圣诞节的前一天,一个晚上被西方称为平安夜的的白天的下午,我们九个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一章第二条列举的属于法官的一种身份。

  在四楼会议室,我们九个坐在椭圆形长桌的一边,院长坐在不到两米远的椭圆形长桌的另一边,他们面带微笑,宣布任命,祝贺我们,语气轻扬,温柔地告诫,希望我们在日后普通的每一天,完成一件一件事情,一点一点成长,一天一天积累,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官。

  从我的位置,看向院长,余光正好看到窗外的飘扬的旗帜,五颜六色,随风而动,一刻也未停歇。(法院旁边的酒店前院树立的多国国旗)

  这个下午,阳光透过院长身后的三扇大窗,洒满了整个会议室。

  我看着迎风而动的五颜六色,看向窗外。

  从右到左,从第一扇窗,窗外舞动的旗帜,第二扇窗,翡翠公园透着静谧的大片的深冬的绿色,到第三扇窗,窗外即将完工的高楼的窗户玻璃反射过来的太阳光。

  2008年,也是在一个有三扇大窗的房间,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在杭州一个法学院的模拟法庭,窗外全是深绿的棕榈和金黄的银杏,窗内一场讲座结束后进入学生提问环节,一个傻姑娘站起来问台上的主讲嘉宾,一位法官,“我们,至少再过多少年可以成为一名法官?”

  全场哄堂大笑。

  他回答:“大四第一个学期考过国家司法考试,第二个学期考过公务员笔试,参加论文答辩顺利毕业,毕业后通过公务员面试,进入法院再工作两年,至少6年。而且,6年后,你还要满23周岁。如果是读完研究生后工作,研究生读2年或者3年,工作1年,有些地方2年,那就是至少7年,或者8年,9年。”

  其实当时的我一点也没有听明白,那些名词都是我陌生的,不知道含义的,只记得那时大家的笑声、满屋子的阳光、23周岁,他的回答时间很长很久,还有旁边一个同学的声音,他说六七年。

  我现在知道那位法官当时肯定是这样回答的。

  而现在,对我们九个来说,就是当时所说的那个6年之后,7年之后,8年之后,9年之后。

  6年时间,这个下午,我第一次想起这件事。我还想起了这些时刻:国家司法考试、公务员考试、毕业答辩、2年前的8月1日我第一次踏进这栋大楼、在楼道里走动、在立案庭接待当事人、书记员培训、旁听庭审、转正培训、司法大讲堂、预备法官培训•••

  我坐在立案庭窗口的一边,心里觉得自己像酒店的前台,窗口的另一边有时说普通话,大部分时间说着桂阳的方言,他(她)们称呼我,法官、工作人员、服务员、小姐、妹子、姑娘、妹妹、领导。后来有人告诉我,在桂阳的方言里,称呼妹妹,是一种很尊重的意思。我听了以后就默默回想,有多少次这种称呼,心里莞尔一笑。

  最高院视频复核死刑案件,2个多小时,我坐在旁听席,耳朵里全是“难以听下去”的字眼,犯罪过程的每一个细节,我一直低着头,偶尔抬头看看视频里的法官,被告人的后脑勺,没敢去看他的容貌,从他的声音猜想他的情绪。

  最高院视频接访,我看到屏幕里的法官,大概年长我几岁,表情严肃中透着些许疲倦,还有还未消失的校园的稚气。

  这些闪念,随着对面旗帜的舞动,似被我走马观花参观了一遍。

  这次任命犹如一根可以串联时空的链条,串起了记忆中散落的颗颗珍珠。

  正如院长所说,日后一个一个普通平常的日子,一件事一件事地去完成,有一天会出现一根这样时空的链条,你就会看到颗颗散落的珍珠。

  张爱玲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秋月,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无论是坐在审判席上,穿着法袍、敲着法槌,一脸的严肃,风光无限,还是司法劳工,窝窝囊囊,稀里糊涂,平湖秋月,阳春白雪,都是真实的生活,经年之后,你可能不忘初心,也可能忘记。

  写在任命助理审判员之际。

  致新一年的自己。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曹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