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屋檐水
分享到:
作者:曹雅静   发布时间:2014-05-19 17:33:07 打印 字号: | |
  看一场烟雨,从开始下到结束;看一只蝴蝶,从蚕蛹到破茧;看一树的蓓蕾,从绽放到落英缤纷。不为诗意,不为风雅,不为禅定,只为将日子,过成一杯白开水的平淡、一碗清粥的简单。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5月份了,忽冷忽热,忽雨忽晴。

  因为是周末,早起了却未出门,难得闲暇,还有这样无所事事的心境,这个早晨显得格外美好。天气阴沉,空气凉而不寒,润而不潮,是这个时节常有的状况,也是我极喜欢的。虽然是清早,光线亮度却刚刚好。坐在阳台看书,正好是看到“善意取得”制度,因为合法占有但并未取得所有权,如租赁,质押的物品,占有人转让给第三人,支付合理价款并且交付,善意第三人对抗所有权人;如果占有的是遗失物、盗窃物,第三人并不知情,也支付合理价款并交付,但是不能对抗所有权人,所有权人只要找到人和物,就能取回。这个制度并不陌生,只是书上提到前者的情况是基于真权利人的意思而合法占有称为委托物,后者非基于权利人的真实意思而占有称为脱手物,觉得这两个称谓很有意思。好像有一个人你认识很久了,也很熟悉,突然从别人口中听到他有一个小名或者绰号,而且还跟他的性格特质有相符合的地方,是不是觉得很逗?

  不管是人,是物,还是其他,认识总是从名字开始的。纳兰性德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流传三百多年,而且还会更久。如今人口流动频繁,虽然有各种新生电子设备和交流软件,经常有人或自嘲或感叹手机通讯录中有多少名字多久没有联系之况,“静言思之,躬自悼矣”,自己生命中出现的某些人,真可谓是“人生只有初见”。也有人直言不讳,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还不如不见,当然这已经无关诗词。还有人自嘲,以为成为你的朋友却只是成为你的人脉。一辈子虽然漫长,但过去了也就是弹指一挥,会不断的遇见一些人,也会不停的和一些人说再见,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从臭味相投到分道扬镳,从相见恨晚到不如不见……

  想到这,外面突然就下大雨了。雨滴滴落下来,地上无一幸免,敲打在窗台上、屋顶上、地面上、水面上、树叶上、花瓣上,发出不同的声响,音色不同、轻重程度不同、缓急程度不同。屋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屋外却是一片声响,由雨滴演奏的交响乐。因为时间尚早,除了偶尔夹杂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汽车轮胎碾过路面的声音和尖锐的喇叭声仿佛都听不到了。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线条状的雨水,他们很规矩地一根一根都垂直落下,并没有一滴脱离集体飘进窗来。室内温度比室外稍微高些,冷空气一阵一阵迎面扑来,清新而凉爽,还带有花木的清香气味。心里觉得特别的宁静祥和,这大概是缘于小时候对屋檐的水滴的记忆。如果你在有屋檐的房屋住过,一定会在脑海里存储这样的场景,一阵雨,从开始到结束,屋檐发出的响声、滴落的雨水和伴随的气味,轻而易举就能带你穿越时空,难以分辨是现在的雨水还是遥远记忆中某个清晨或午后或半夜的雨水。

  像《屋檐下游走的光阴》里面描述的那样,“屋外是潮湿的世界,大雨顺着屋檐开始流淌,起先是雨珠子,滴滴答答,一声,两声……雨点像多情女子的巧手,屋檐是古琴,轻轻地弹奏出美妙的琴音;慢慢地,变成了雨线,一条,两条……然后变成了雨帘”。虽然少了屋檐,但雨水是瞬间变成雨帘的,这时候,看一会雨,看一会人,相顾无言,相视而笑,相偎而坐,一寸光阴便可换一个世纪了。人生,不管是短短初见还是长久相处,有白头如新,也有倾盖如故,“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像《一代宗师》中演的那样,叶问与他的夫人,相敬如宾,白头如新,大半辈子;叶问与宫二,一见钟情,倾盖如故,几面之缘。

  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彭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