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初春
分享到:
作者:曹雅静  发布时间:2014-03-06 17:41:37 打印 字号: | |
  “我并没有通过写作来变成完人,我只是借此消磨掉了一些愁闷和青春。”

                   --《不存在的骑士》,卡尔维诺

  早上醒来的时候听到了鸟叫声。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躺在床上,意识慢慢清醒的时候,感受着还在沉睡城市,在这样清冷的早上,却听到了鸟叫声,在床上躺着打几个滚,恍惚觉得从山林里醒来。

  虽然早过了立春,一周前还在下雪,初雪,连续几天下了几场,寒冷却只是远处的房顶和山头才依稀看见些白色痕迹。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朱自清先生的文字通过出现在义务教育的课本里,陪伴我们童年时光。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文字,无论是阅读、朗读还是背诵,或者是仅仅看上几眼,那就是感受到春天了。

  四季更替,昼夜更替,再正常不过,但是这样突然感受到春天的降临,感受的新的一天的开始,是次数极少的。伤春悲秋在现在人的生活中已经是很遥远的词汇,因为我们已经很少去注意四季或是昼夜的更替。

  冯唐说北京再怎么被毁,还是剩下不少具有惊世之美的建筑,需要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情去观看、体会。如果生活静止在原地,那么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心情这个条件就会有,就像是一个人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重新翻找了一遍,发现了一些从未拆封的礼物,那些让你惊叹的风景,那些要琢磨明白的道理,也从来都不在远方。

  快节奏,高效率,超便捷,我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碎片化的电子速读时代,与古时候刻在墙壁上简短的古诗词,既相似又不同。保持一份简单的快乐,给自己留一份单纯。单纯是一种恩宠状态。单纯地以皮肤感受天气的变化,单纯地以鼻腔品尝雨后的青草香,单纯地以眼睛统摄远山近景如一幅画。

  春天,遂想起,顾湘想起了江南,余光中也想起江南,但是他们的眼里各自在看到的江南是不一样的。唐诗宋词里的江南,烟柳画桥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吴越争霸的小战场,多湖的江南•••。我有幸也见过春天里的江南,我是先在脑海里临摹了诗词歌赋里的江南,想象了散文小说里的江南,然后眼见了笔墨画里的江南,最后再亲眼见到湿哒哒翠滴滴雾漫漫的江南,我眼里的江南是学生时代最美的时光和最好的憧憬。

  春天,我最先想起的是朱自清先生描绘的童年童趣,那些我们最亲近大自然的时光,眼看着草长高,树长绿叶,枝头开花,有悦耳的鸟叫,有傻傻的蛐蛐,有经得住各种折磨的蚯蚓,有讨厌的毛毛虫,有味美的野果子,有身上痒痒的红疙瘩,有很多叫不出名字也不会去搭理只认识长相的动植物,还有分享这一切的小伙伴。

  春天,你想起了什么?

  现在也还可以清楚地听到窗外鸟叫得声音。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彭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