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摄影书画
执行的苦与乐
分享到:
作者:史久敏、彭耀华  发布时间:2011-06-20 23:35:55 打印 字号: | |
  故事前面的话

  每个人都是社会大家庭当中的一员,我们每天忙碌着各自的事情,人与人之间难免产生摩擦,发生纠纷,当我们与麻烦不期而遇时,该怎么办?这时候,我们自然而然想到了解决争议、处理纠纷、依法维权的地方,那就是——人民法院。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稳步提高,老百姓法制意识的逐渐增强,通过诉讼途径文明解决矛盾纠纷的也日益增多,法院执行更成为了诉讼当事人的关注焦点。如果说法院的裁决确定了谁对谁错、谁是谁非的话,那么法院的执行就成了胜诉者合法权益能否实现的最最关键,法院的执行工作越来越受到领导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关注。针对执行难的困局,2008年4月,桂阳县人民法院对执行局进行了较大调整,选任优秀的中层领导担任执行局局长,从法警队抽调四名法警充实到执行局工作,执行局人员从7人增至11人,并添置了一台近20万元的执行警务用车,执行队伍结构得到优化,执行装备得到改善。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执行难的困局得到有效突破,一大批久执未果的积案得以执结。为扩大执行效果,2009年5月6日,桂阳法院召开了集中清理执行积案专项活动兑现大会,200多名案件当事人一次性领取到了总数达1366.94万元的案件执行款。郴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碧元亲临现场,作出评价:“今天大会执结兑现款1366万元,一次兑现1300多万,从去年至今,这在全市来讲是独一无二的。”桂阳法院由于在清理执行积案工作中表现突出,连续两年被省政法委评为执行工作优秀单位。荣耀的背后却是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执行故事。

  乡村教师被车撞之后

  第一次见到吕灶祥是在2006年的冬天,那时的吕灶祥满脸疲惫和惊恐,手里颤颤地握着一份判决书,像是一只受惊的鸟,坐在法院执行局的办公室里,口中不断的嗫嚅着:真是欺人太甚,没有天理了,没有天理了,请法官们为我做主……

  吕灶祥,一位退休的乡村教师,和他的名字一样,充满了乡土的气息,可能是职业的缘故,在他的身上除了中国传统农民身上固有的善良淳朴,忠厚老实外,更多了一分读书人怕事的文弱。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2006年3月3日下午大约3点钟,吕灶祥到桂阳县城办完事情后,回到莲塘圩,正不紧不慢地沿莲塘圩上的大马路走着。此时,刚在莲塘圩一酒店喝完酒的彭大元,骑着酒友彭木社的无牌男式两轮摩托车,飞驰而来。将同向行进的吕老师当即被撞倒在地,一只脚被撞成粉碎性骨折。这时在酒精作用下的彭大元,不但不及时救助受害人,还凶神恶煞般地说:“你是不是装死?你再不起来,老子就两脚踢死你!”说完就要上前去踢,好在被一起的好朋友彭木社拦下了。吕灶祥随即被送到当地中心医院抢救,后因伤势过重,又转院至桂阳县人民医院救治,共花费医疗费用近四万元。住院回家后,吕灶祥及其家人曾多次试图找彭大元协商解决赔偿医疗费一事,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在莲塘圩要想来诈我彭大元,真是没长眼珠子。”教书数十年的乡村教师吕灶祥清苦一生,飞来的横祸基本花光了辛辛苦苦积攒的养老钱。无奈之下,吕灶祥一纸诉状将彭大元、彭木社告上了法院,桂阳法院经审理后判决,被告彭大元赔偿原告吕灶祥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等9项共计人民币59405.48元,被告彭木社负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彭大元、彭木社是莲塘圩一个千户村的悍民,当他们看到孱弱的退休教师吕灶祥向他们索要赔偿时,两人非但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反而对吕灶祥恶语相向,并威胁说要是胆敢再上门要钱就打断他的另一条腿。蛮横不通人情,鲁莽不惧法纪的彭大元甚至放出话来:“以后吕灶祥胆敢再提到赔偿的事情,见一次打一次”。无奈之下吕灶祥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为保护当事人的既判利益,法院曾多次组织执行,有一次出动警车7台、干警30余人,可彭大元、彭木社比泥鳅还滑,得知有法院的人到了莲塘圩,他们就藏得无影无踪。就这样,每次都是兴师动众却又无功而返,执行工作陷入了困境。想着从教30多年,曾获“省级优秀教师”称号的申请执行人吕灶祥至今仍然生活在惶恐和困窘之中,而彭大元、彭木社二人却屡次狡猾地逃离法律的制裁,干警们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同时也暗下决心,一定要拿下本案,惩处藐视法纪的彭氏二人,还吕灶祥一个公正的说法!

  一天,执行干警收获了一个意外的讯息,彭大元可能要去其承包的水库守鱼点值班。获知这一重要信息,法院领导立刻召集执行干警召开会议,详细分工,周密部署,制定对被执行人彭大元的抓捕方案,6月2日晚,由史局长带队组织一行6人连夜赶到60公里外的莲塘水库边的一山角守鱼点蹲守,干警们把车停在距离抓捕现场一公里以外的隐蔽处,步行至守鱼点附近潜伏下来,为避免打草惊蛇,防止其他人走漏风声,影响对彭木社的抓捕,史局长临时决定等打牌人散去以后再对彭大元动手。

  时值春夏之交,天空中挂着一轮下弦月,夜空如洗,柔和月光打在干警们肃穆的脸上,大家都显得十分镇静。从守鱼点里间或传过来打牌时笑骂争吵的声音,彭大元怎么也不会想到外面潜伏干警们就等着他结束这短暂的欢乐。

  一直到凌晨一点左右,打牌的人走出了守鱼点那间简陋的木板房,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房间里的灯熄灭了,史局长一声令下:上!六名蓄势已久的干警冲了进去,一举抓获了人称“莲塘一霸”的彭大元,面对从天而降的执法干警,彭大元呆若木鸡,束手就擒。

  几天后,执行局又获得信报,另一被执行人彭木社开着自己的货车进临乡光明帮朋友建房铺水泥房顶,经执行干警两天一晚的查找、守候也被抓获。见法院干警动了真格的,逃避法律制裁的想法被破灭,两人于是叫家人将5万元钱送到了法院。针对被执行人有执行能力,却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行为,法院作出分别对两被执行人罚款1万元的处罚决定。一起多年未果的陈年积案终于画上了圆满句号,吕灶祥对执行人员感激不已。

  黑心的矿老板

  “石墨矿老板的心怎么也跟石墨一样黑?”一提到那些开矿的老板们,何丙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2005年7月1日,正值盛夏时节,闷热的天让所有人难受,何丙成、何丙桂冒着酷暑为生计而忙碌着,在一家私人合伙石墨矿井下搞爆破,他们万万想不到,一场灾难正在逼近。像往常一样两人先打好爆破的小洞,然后安置炸药,最后躲避引爆,但今天的这次爆破却不那么顺利,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失去了知觉,醒来后的两人几乎认不出自己来,何丙成被炸伤脸部、双眼、脑部及左下肢,从此落下残疾,何丙桂被炸伤胸部、腹部及左下肢致残。

  矿方在支付了何丙成、何丙桂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及伙食费后,拒绝再向两人支付其他赔偿款项,两人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2007年经法院一、二审作出判决,由被告清和乡芙财石墨矿及该矿合伙人何善夫等6人分别赔偿何丙成各项费用20余万元;赔偿何丙桂各项费用6.5万元。但各被告均故意规避、拖延履行判决执行,案件需进行强制执行。因被执行人的人数较多,并且都是北湖区鲁塘镇人,办矿赚到钱后都到外地城市买了房屋居住,具体住址不明。申请人又因身体残疾未能提供各被执行人的具体住址、行踪及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案件执行陷入僵局。

  正值各级法院开展“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该案作为农民工务工致残的特殊主体案件被呈报至县委、政法委,县委书记李向阳亲自挂牌督办何丙成案,县长袁卫祥亲自挂牌督办何丙桂案,政法委主要领导指导和督促法院查找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状况。法院执行人员像公安侦破案件一样,逐一排查、四处打听,通过多方努力,终于获得一条重要线索:案件其中一名被执行人,该矿最大的股东——何善夫,其家住郴州市苏园中学旁,非常富有,有人形容他“可以买飞机”。法院进一步缩小调查范围,从何善夫住所周围群众入手,进而打听到何善夫有一台崭新凌志轿车。干警们心里一喜:这下好办了,只要把车扣下,那就不愁他不交赔偿款了。执行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奔赴交警队车管处,一查,车主姓名并不是何善夫,看来何善夫是铁定心肠要一条道路走到黑,早已暗中转移财产,将车子巧落他人户头,让法院无法扣押。干警们满怀的希望顿时落空,都深感失望之极。找不到可供执行的财产,该怎么办?怎么办?一阵沉默之后,大家决定平静心情,重头再来。

  执行干警决定将执行人员兵分两路:一路兵马在苏园中学旁蹲点守候,另一路乔装打扮后细细打探消息。经过连续几天的不懈努力,执行人员终于找到了被执行人何善夫的家,而此时狡猾的何善夫已经闻风出走,并谎称在长沙不再抛头露面,法院干警当机立断,决定对其住所依法进行搜查。于是向其家人出示执行公务证,说明来意,宣传法律,同时用手机拨打何善夫手机号码,何多次挂断,不肯接听。执行局长史久敏灵机一动,提出借其家中固定电话一用,这一招果然见效,“嘟——嘟——”两声之后,对方接听了电话。执行干警便告知何善夫,法院执行人员已经到其家中,准备依法对其住所进行搜查,要其赶到现场。何善夫一听暴跳如雷,“妈的……”大肆辱骂并进行威胁,扬言自己有的是钱,要找人来搞办案法官。对于一般人而言,可能在恐吓之下会变得犹豫甚至动摇,但法院干警对这类的话早已习以为常,非但没被其吓倒,反而毫不畏惧、义正言辞地讲明法律后果,同时对其进行思想教育。经一番唇枪舌战,何善夫终于邪不压正,在智慧和勇气的较量下败下阵来,在威严的法律面前低下了头。在无颜面对法院干警的情况下,何打电话找来了一个朋友,为其一次性垫付了案件判决的所有款项20余万元。当法院干警把执行到的钱交到申请人手中时,他们拖着致残之躯就要跪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跑在时间的前面

  现在的人越来越聪明,可是很多人的“聪明”没有用在正道上,在民事案件执行过程中,采用各种方式规避执行的情况屡屡可见,很多“聪明”的被执行人一门心思与执行人员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2007年11月7日这一天,谢扬正永远也不会忘记。3个月前,为了生计,谢扬正离开生活了35年的家乡故土,背着包袱冒着酷暑来到桂阳县青兰乡,在邓国忠等7人合伙开办 “大顺有色金属矿”干“打钻打掘进”的活。白天谢扬正挥汗如雨,拼命干活,晚上,望着家乡方向的夜空,心里盘算着怎样少花钱,多攒一些钱寄回去养家糊口,透过星星似乎可以看见收到钱时家人甜甜的笑脸……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

  直到7日这一天,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打破了谢扬正的所有梦想……做工下班后的谢扬正,拖着疲惫的身躯,乘坐矿斗车从井下返回地面。突然“嘎吱”一声,矿斗车脱离了原来的轨道,谢扬正被矿斗车狠狠地甩了出来……由于伤情严重,谢扬正被先后辗转多家医院,最后伤情诊断为永久性膀胱造瘘构成四级伤残;结肠造瘘术后及性功能障碍均构成八级伤残;今后需长期换药、定期换造瘘管、袋,每月约需800至1000元。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想到今后再也不能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时,谢扬正想死的心都有了。

  此时邓国忠等矿老板们如鸟兽散,各奔东西再也找不到人了,一个外地来的打工仔,现在又是残疾之身,到哪去找他们?谢扬正走投无路之下,来到了法院。案件历经一审、二审判决,谢扬正可获得各项赔偿款21万余元。

  矿老板们从案件一审开始,就玩起了“躲猫猫”,一审时,矿方只有邓卫军出来应诉,其他6人均下落不明。二审时,矿方原仅有的邓卫军也不见了踪影。判决下来了,可是该怎么执行?执行人员多次往返于工商局、房产局、银行、多名被告所在矿区之间,但经查实“大顺有色金属矿”却是一个黑矿,无工商登记,无开采手续,没有7个股东丝毫信息,人无影住所也无踪。执行人员一次次怀揣希望地跑青兰矿区打听,又一次次无功而返;执行人员又四处调查被7被执行人的财产,多次到银行及房产局查询,但是毫无结果,没有查到银行存款及房产记录,执行工作一次次陷入低潮。

  此时的谢扬正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开始不顾什么法律程序,也不理解法院工作人员付出的艰辛劳动,情绪变得十分激动,多次到县委、政法委吵闹、上访,造成不良影响,导致法院办案压力不断扩大。

  在这种情况下,县政法委成立了专案督办小组,由副书记挂帅,法院主办,法院上至院长和主管副院长,下至法庭执行员,都将全部精力投入案件中。一方面,耐心解释,努力做好谢扬正的思想工作。并在谢扬正经济困难的情况下,法院先行垫付10万元,凑齐费用陪着谢扬正到长沙、耒阳等地看病,代其办理住院、出院相关手续等等。之后,还邀请其参与法院执行,感受执行人员付出的艰辛劳动,当谢扬正看到执行人员在工作中不怕苦、不怕脏、不怕累,全力以赴地为自己的事情奔波时,心情逐渐平息,慢慢开始理解法院执行工作,当他和执行人员乘车盘旋在崎岖山道上受阻,经历泥道雨中推车的场面时,心中逐渐有了敬佩和感动。另一方面,执行人员采取欲擒故纵的方式,决定先不打草惊蛇,每隔几天就去银行查询一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次例行查询中了解到其中一被执行人邓国忠的银行账号有款进账。由于已经是下午4点半钟,而被执行人银行存款的开户银行是在中国银行北湖支行苏仙分理处,当天前往郴州冻结已经来不及。执行人员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为了使可供执行的财产不被转移,执行人员把信息保密工作当成头等大事,除了直接参与执行的三个人知情外,其他人员一概不知。与此同时,妥善安排日程,当天连夜加班加点,制作执行裁定书及冻结所需的相关手续。

  次日凌晨六点,法院集结执行队伍奔赴郴州,正在修建当中的郴资桂大道泥泞不堪,执行人员的心情也随着车轮的颠簸不断起伏、忐忑不安,生怕汽车抛锚或者道上堵车。终于在上午9时银行开门营业的第一时间将被执行人邓国忠的银行存款依法予以冻结。这起故意逃匿、规避法院执行的棘手案,在执行人员的刻苦努力下,几经周折,终于圆满执结。正是——伤员无钱医治法院不抛弃,案件进入僵局执行不放弃。

  难忘的异地执行之路

  如果要问,法院执行最担心的是什么?是找不到人还是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都不是,如上所述,很多看似无法执行“死”案,通过努力想办法,都变成了圆满执结的“活”案。其实执行人员最不喜欢异地执行,最担心的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出意外。

  但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不喜欢它就不发生的。一次异地执行的路上情景,执行人员如今回想起来印象还特别深刻。在执行胡金腾等人申请执行常宁市顺通客运公司、刘金武等人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一案中,法院组织干警前往广东、常宁、衡阳等地进行执行。出发前,领导进行了周密组织和精心策划,在广东的执行很顺利,依法扣押了被执行人的车辆。为安全起见,也为了节省执行开支,执行人员又连夜马不停蹄押解车辆返回。当夜凌晨两点,不料查扣车辆出现故障抛了锚,“屋漏偏逢连夜雨”令人没想到的是,没走多远,法院的办案车辆也出现故障,坏在了京珠高速路上。当时天降大雨,加之地处山区,气温很低,还有一层层的浓雾,高速路上能见度很低,看着一辆辆车从身边飞驰而过,泥水溅到脸上、身上倒没什么,真怕哪个驾驶员视线不好开车撞上来,那后果不堪设想,更令人担心的是,身处异地他乡,如果被执行人召集当地人来围攻抢车的话,那不但前功尽弃,而且可能酿成悲剧。执行干警不敢想太多,也不顾浑身被冰冷的雨水淋透,挽起衣袖一起喊口号推车,同时想方设法联系、接送车辆维修技术员。整整15个小时过去了,大家浑然不觉昼夜疲劳、饥寒交迫,直到第二天下午终于把两辆车分别修好开回。事后,随行带路的当事人胡金腾感慨而深情地说:“我以前看电视做节目,听说执行难,执行法官辛苦,这次我切身体会,超乎我的想像。你们法官为我们受害人的事这么负责,处处为当事人着想,我实在内心感动,同志们连续几天奋战,当时那种苦我自己都坚持不下了,但法官无一人叫苦。”听到这样的评价,干警们忘掉了所有的苦和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们的愿望

  执行故事多,充满苦与乐。每一起执行案件,都是一个经典和辛勤的故事,法院执行工作虽然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法院将严格依照法律规定,不断加大执行力度和创新执行方法。我们希望得到更多领导、单位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使法院生效裁判所确定的权利义务得以实现,让所有胜诉当事人的权益得以实现。
来源:院办、执行局
责任编辑:彭耀华